文艺中二病患者

一切简单的人与物,仿佛都成为了这个复杂社会里我所欣赏的

大家都有舅舅,而我比较幸运,我有两个

我有两个好舅舅,一个是对我好的毫无目的,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我好。可是两个舅舅都把我妈给愁坏了,一个是像被养在温室里过得无忧无虑,一个是像是被迫走向沙场披荆斩棘。两个舅舅,一个令我忧愁,一个令我心疼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