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中二病患者

一切简单的人与物,仿佛都成为了这个复杂社会里我所欣赏的

想回到那些个夏天,跟着表哥闺蜜农田里躲猫猫,钓龙虾,网鱼,捕蝉,爬树,那些时日活脱脱像只猴子,性别不辨。现在虽不在乎别人的言论,但总会提醒自己已长大成人,不可玩闹调皮失了体态。

偶尔感叹,到底是这社会的好榜样的标准使我失去了本真,只能在熟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真性情。

现在还好,不免担心以后的自己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,失去了自我,变得事故,带着面具活半辈子。

现在的自己虽是在熟人面前随性而为,每天一个人不好不坏刚刚好,只愿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忘初心。
于人,真诚以待。
行事,稳重果断。
集物,自给自足,贪多必失。
谨记!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