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中二病患者

一切简单的人与物,仿佛都成为了这个复杂社会里我所欣赏的

其实你给我买的东西,除了那个水瓶,我都没有丢,都还留着,当时想的是扔了太可惜了。

但是我现在有些后悔,当初应该把它们扔了,不然就不会到现在还一直怀念几年前那段单纯而又青涩的学生时代。

不是没想过找你,只是不知道以什么理由,你找我我也会觉得尴尬,以什么身份见你呢?

这几年里,身边的朋友问起我感情问题,我就会想到你,当初的自己太过理性,也太过懵懂。

现在想起那时的自己,真是可爱,怀念。

现在的我们已是社会人士,思想观念有所转变,我想,感情也变了,没有以前那么单纯了吧,而且思想上,可能有了更多的分歧。

所以,我很纠结,再想你也不会找你,我的自尊心不允许,也不想打扰你,不想再次伤害你。

当初对你的伤害,对不起,我希望你好好的。

我也相信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。

唯一爱过,珍重!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