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中二病患者

一切简单的人与物,仿佛都成为了这个复杂社会里我所欣赏的

札记

最近玩起了soul,试想着能按照微博里介绍的那样,根据灵魂的碰撞,遇上一个有趣的人。

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,似乎并不像微博说的那样纯粹,各种爆照,连我也没忍住漏了部分五官。但始终没有正面的全脸。

遇到的人很多,有优秀的,也有好看的皮囊,但无一幸免的是没交流多久就想着听声音,看长相。

说实话,原本觉得详谈甚欢的人,在说出想法那一刻变得全然无味。

好像是人已经不再那么单纯了,没有一个人可以在你褪去那幅臭皮囊后,仍能细细去品味你那皑皑白骨上镌刻的生平所做所想。

没有时间去品出你的善良,你的理想,你的品行,你的内涵,即便你骨有余香。


梦里云卷云舒

好久没有来这里写秘密了,昨天晚上,很神奇的梦到你了,这是多久没有出现的事,我已经记不清了,只觉得已经很久了。


梦里你变了,好像是你突然找我,然后我回了你一句什么,然后你高兴坏了。向我要了地址,第二天就跑来找我了。


你把自己打理的整整齐齐,已然是一副休闲气质型男。说真的梦里的你以一副温柔优雅的样子,还带着阳光的气息微笑地看着我。当时我没忍住,手不自禁的覆上你的脸颊,很久没有看到了。说不上有多思念,更多的是眷恋。


然后我意识到自己在做梦,我想我是醒着的,我没敢睁开眼睛,我怕会有东西会从里面跑出来。


早上起床的时候,我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湿湿的。我对着镜子看了看,脸上尽是嘲讽的笑。轻骂自己一声,真贱。


其实呀,我哪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优秀,这些年,我一直停滞不前,记忆力减退,大概就是晚睡导致的。我脸上长痘痘了,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好看了。


不过这些年啊,我一个人过的挺好的,除了偶尔会想起你之外,有几个不错的闺蜜,也有一个蓝颜知己。之后也一直没有谈恋爱,因为好像大家都会了,我就学不会,我怕对方会被我伤害啊,我也怕碰到渣呀。


但我现在想想还是认认真真找一个人好好谈一场不以任何目的,开心就好的恋爱了。如果走不到结婚,共不了白头,也没有关系,至少我有好好学习,好好去爱。


我想了,等我找到这么一个人,我会带着他一起去理发店,我会剪去我现在的长发,然后慢慢留长一直不会剪掉,直到30岁。我想在我30岁结婚,前提是双方都爱着对方,而不是将就。


还真是怀念那个稚嫩的我们,单纯的可爱~

记录下来的回忆

今天突然想到一件事,如果现在不记录下来,可能以后就会忘了吧,所以给自己留着回忆
小学六年级,你转去了那个你不熟悉的城市,那里没有熟悉的人,熟悉的风景,一切都很陌生。因为陌生,你从一个阳光淘气的孩子,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。班上都没有人和你说话,都是别人问一句,你回答一句,乖巧的很,语文老师可喜欢你了。
初中那会的你,本是不爱说话的你,走在路上会开始去和一个从没说过话的陌生女孩子说话。后来因为你的主动,你们成为了好朋友,因为是同一所学校,所以你们每天相约一起放学回家,其实家里离学校并不远。从那以后,你的生活好像慢慢又开始有了色彩。
上了高中,你喜欢和性找温和或者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主动说话,其实你只是想多交一些朋友,还好你每次的主动,并不会让大家厌烦你,大概你善于察言观色,都挑对的人说对的话,所以不会有尴尬。
后来你遇到一个可以称之为知己的女孩子,你们一起谈天说地,周末会约着一起玩。她会跟你说她喜欢的男孩子,你那会其实啥也不懂,但是还会像个大人告诉她你所知道的一些道理。她经常告诉你她喜欢的男孩子今天多看了她一眼,明天会告诉你她跟她喜欢的男孩子穿了类似情侣装,那时候的你听着她的描述,甚是有趣,自己也憧憬着。
有一天你坐在爸爸的电动车后座去上晚自习遇到了一个男孩,这个男孩你以前见过,又一次坐公交车去玩的时候,因为他上车个高你就多看了他一眼。但那个傍晚,你们对视了一下,时间仿佛静止了,感觉很奇妙。你想那大概就是喜欢吧,你决定追他了。自那之后,你每天放学会晚一点去上学,你拒绝爸爸骑车带你去上晚自习。奇怪的是可能有缘吧,每次都能巧妙的碰见他。等到高考完毕,你终于鼓足了勇气,决定和他告白。
那天你穿上一件新买的连衣裙,披散了长发,快到中午的时候,你去那个他经常会经过的凉亭,坐在那等他的出现。那天你往那个转角看了很多次,害羞又兴奋,你从没想过胆小的你也会做这么勇敢的事情。你怕他出现又怕他不会出现。结果他那天来的比较晚,他没有如同往日那般穿过凉亭,而是走了凉亭外面,你看到他停在那边和一个老爷爷说话,他明明往我这边看了好几眼,可等你转过头,他不见了。你坐在凉亭里等了很久,天空也突然下起了暴雨。那天,你觉得很失望,又好气又好笑,气自己怎么眼睛瞎,喜欢了一个怂包。后来想想,他不怂,他或许对你根本没意思,只是你想多了,他可能也知道你喜欢他,他不想当面拒绝你让你难堪,所以选择了躲避的方式,其实你应该谢谢他。
奇怪的是,那天之后,你不再想见到他,不再喜欢他,那天他走后你等了一段时间雨不见停,你就淋着雨慢慢走了回去。那场雨就像一块魔力橡皮擦,一下便擦去了你脑海中的那个男孩的样子,然后没心没肺的过完暑假。
到目前为止你心动过的只有一个,不是那个你主动追过的男孩,而是你后来遇到的一个男孩。你到目前为止,还是将心设防的太严密了,这是为什么你并没有在感情上受过很重的伤,却早早地看淡了一切。其实你也想要轰轰烈烈的谈一场,体验一下将一个人刻在脑海里,蹂碎到骨子里。如果熬到合适的年纪,你们就结婚,走向平平淡淡的生活。如果不能,那这生就好好一个人,好好的享受生活,一定要记住,宁缺毋滥,活成自己喜爱的模样。

大家都有舅舅,而我比较幸运,我有两个

我有两个好舅舅,一个是对我好的毫无目的,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我好。可是两个舅舅都把我妈给愁坏了,一个是像被养在温室里过得无忧无虑,一个是像是被迫走向沙场披荆斩棘。两个舅舅,一个令我忧愁,一个令我心疼。

写给未来的自己

每到深夜还没睡,不是忙到很晚,就是想些事情想到睡不着。
昨晚突然有一个想法,我想还是有必要记录下来,希望到时候的自己能去将其实施。
1.尽快找一个男朋友,彼此都喜欢对方的最好,原则是宁缺毋滥。
2.找到他后,相处过程中,你要剪去你的长发,剪的短短的,你更希望有勇气剪成光头,不知道为什么,有这个想法很久了,可能会很丑,但你会让他看到你一天天的变化,他会发现你会每天都在改变,每天都比前一天好看😁
3.你会去做各种你以前想尝试的发型,但不要染发,因为已经染过一次,好好的发质好像变差了
4.你希望他可以每天给你拍一张照片,不在身边就软磨硬泡的要求你,然后替你保存,等哪天拿出来,你会有满满一堆的回忆。你知道,人的回忆过了一年,可能每天的想不起来,但是如果看到照片,你或许可以记起来当天发生了什么事,至少在拍下照片的那一瞬间,你可以记起来
5.不管工作有多忙,你都要每天抽出一个小时陪对方,你希望彼此不要冷战,不过好像你比较偏爱冷战,但是可以提前告诉他,你的脾气永远不会超过第二天,即使第二天你还是爱理不理,让他撒个娇就好了,毕竟你总是心非还心软
6.你是个矛盾体,是个会恃宠而骄的人,有时候脾气还挺大,但有时候你需要告诉自己,如果是朋友你都会忍,他为啥就不能受点宠爱
7.在一起后,你需要提前告诉他,和他在一起你可能会哭会笑,闹矛盾了你会挽留,累了会让彼此冷静冷静,但不要轻易说分手或者散了吧这类的话,除非背叛,绝不原谅。如果是背叛,请告诉他你会默默离开他,并提前告诉他不要再找你,因为你本就没有安全感,你更痛恨背叛,所以你再也不可能让他找到你。
8.讲道理,不要瞎闹腾。你知道总有人说你表面看上去斯斯文文的,透着一股文艺的气质,可相处久了,就逗比尽显了。你有时候就爱抽抽,豪爽不羁爱自由,粗话段子也可以,但注意场合,至少不要让那些不了解你的人说你里外不一。哎,你就是有一颗文艺的心,却总是不雅于行,这辈子,怕是改不了了。
9.你多爱自己一点,想去哪旅游就去,最想去的云南,带上他,以后带上一家人去,毕竟大理,丽江,西双版纳,苍山洱海,香格里拉都那么美,等你考上驾照,最好是租车自驾游。国外最想去英国的伦敦,因为那里有世界之眼,坐上去看看那世界之眼可以看多远
10.你说好的环游世界,实在纠结,你既想着趁着年轻拼一拼,又想着趁着年轻走一走。曾经你想的是去当翻译,可以边旅游边给别人当翻译,但翻译那么高大上的活,以你现在的水平,梦该醒醒啦,还是等到50岁后退休,留给自己10年,那时候你应该凭借自己的努力闯出了一片天,抛开一切带上挣来的钱去各地挥霍,至少不用担心死了钱还没花完吧,儿孙还是别想了,那时候他/她应该成年了,该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自力更生了,不要学你爸妈和身边的父母宠着自己的儿女,不是自私,而是早些放开手让他去迎接一些挑战,让他们更早的去接触这个社会
11.60岁如果还没到人生的尽头,那么就回老家吧,两个人一起开一家茶馆儿,装修一定要一半古色古香,一半星光灿烂,你隔三差五有朋友来找你唠唠嗑,没朋友来,就躺在阳台的摇椅上,手里抱着猫。脚边躺着狗,看着夕阳西下脸上挂着的总是淡淡的微笑,会是个慈祥的老太太
12.你好像算命先生,总那般自信的认为,在30岁前会有一番小成就,然后不论艰难坎坷还是顺风顺水,你的中年时期会是成功的走向人生巅峰,你不甘于平凡,但你也不想站在那万众瞩目的高地承受着别人的阿谀奉承,成功后你应该当个小透明,神秘而出色。
13.以后的以后,生活中不管出现什么状况,你可以哭,但别让人看见,都这么大了,可丢人了,记得躲起来哈。但不能闹,更不能像泼妇骂街,那是对生活充满抱怨的表现,而你需要做的是热爱生活。
14.你想了一件有意思的事,如果30岁结婚,对象是你深爱的人,那么你就和他一起去拍这样一组照片,一起穿婴儿装一张,一起穿卡通服一张,一起穿校服一张,一起穿cos服一张,一起穿军装一张,一起穿婚纱礼服两张(中式,西式各一张),他穿中山装,你穿旗袍一张,然后特效妆老年照一张
不同的照片去不同的地方拍吧,那样就好像从青丝到白头都走着同样的路,好像也轰轰烈烈过了

码着

LOFTER官方博客:

树下野狐大神的新作~看文请关注野狐大神主页:

树下野狐:

第一章 青霓 (1)



我已经老了,老得记不清自己的年纪,记不清沧海如何化成了蓝田,烈日怎样将白玉蒸腾为青烟,记不清月光里蜃珠吐绽的梦境,不老树的枝干上枯死了多少苔藓……但我永远无法忘记你,永远无法忘记在崩塌的不周山下立过的誓言。
经过了这漫长的岁月,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,但你一定见过我,认得我,知道我的名字。
如果你曾在黄昏时去过海边,看见一只白嘴红爪的鸟儿,衔着树枝飞翔在金光灿灿的海面,那就是我。
我的名字叫精卫。在狂风与海浪声里,你可以听见我将衔着的草石丢入波涛,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这个名字。
假如有人告诉过你,我这么做,是因为从前溺死于这片汪洋,所以化身为鸟,年年岁岁,哪怕衔着树枝也发誓要填平整个东海……呵,请别相信,请别相信这美丽而可笑的故事。
我日复一日,衔来树枝与碎石,不是为了填平海洋,只是希望终有一天,大海能淹没这个世界。
而这都是因为你呵,我挚爱的你,在我的誓言实现之前,在我遗忘之前,我要将这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你。我要让你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姑娘燃烧她的生命爱过你,这个世界险些因为我们而毁灭。

在我变成鸟儿之前,我的名字叫青霓。
据说我出生时,赤炎城的上空翻滚着碧绿的晚霞,连夕阳也成了诡异的惨绿色。当我发出第一声啼哭时,娘亲就死了。
巫祝慢慢地捧起我,浑身颤抖,嘶哑着高喊我是一个被诅咒的孩子,除了给父母带来不幸,还将给世界带来滔天浩劫。
从那一刻起,我的人生就被诅咒了,所有的人都厌恶我,惧怕我,都恨不得我死。除了我的父亲。他从巫祝的手里接过我,将嘴唇紧紧地贴住我的额头,那是他唯一一次流泪。
我父亲叫烈炎,他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称呼,叫做炎帝。我出生之前,他曾是南荒火族的帝尊,也是大荒十神之首。轩辕黄帝云游天下后,他与白帝少昊成了辅佐嫘母的左膀右臂,年轻的黄帝公孙青阳叫他“亚父”,后来嫘母也叫他“亚父”,再后来,整个大荒的人都叫他“亚父”。他是全天下人梦想的父亲,仁慈、威严、正直。
在我名叫青霓的那些岁月里,只有他爱我。
或许是因为我受了诅咒,双腿从小无法行走,在所有的孩子中,我最受他的宠爱。我的九个哥哥、三个姐姐、两个弟弟也因此更加恨我。当父亲不在时,他们总是掐我,打我,咬牙切齿地用最恶毒的话咒骂我。
我抱着头,蜷着一团,强忍着疼痛与眼泪苦苦捱受,但事后着却从不肯告诉父亲,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骄傲。
正如你,我挚爱的你所说的,当命运夺走了你所有一切,唯一能紧紧攥住的,就只剩下了微不足道的尊严与骄傲。我告诉自己,你可以被打倒,但绝不能屈服,只有弱者才会求救和讨饶。
所以每次父亲发现我身上东一块、西一块的淤紫,我总是骗他,那是我挣扎着想要自己走路而磕碰出来的。
然而以他的睿智和见识,这些孩子们的把戏又怎能瞒得过他的眼睛呢?于是,当我那些哥哥、弟弟与姐姐们因此受到惩罚时,他们更加恨我了,他们不敢再打我,却想方设法地羞辱我,折磨我。
直到七岁那年夏天,我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恨我,又为什么骂我是“长尾巴的野种”、“南疆的妖怪”、“没有脚的小巫婆”。
我的娘亲是氐人族的公主,氐人的祖先长着人的身体、似蛇似鱼的尾巴,传说是女娲娘娘的后裔。六百多年前,氐人族因为涉嫌参与火族叛乱,用蛊毒谋害赤帝,被降罪流放到了南疆。
从那时起,他们生活在南荒最南疆的崇山峻岭里,生活在最险恶恐怖的森林中。那里埋葬了无数南蛮的尸体,爬满了毒蛇虫豸,怨气郁结成瘴。
氐人们苟活在那儿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将所有的仇恨与怨怒都炼入掺和着蛊毒的丹药里,他们成了大荒中最受人惧怕,又最受人厌恨的巫族。在那片森林的上空,一年四季布满了赤红的云霞。据说,那些云霞是他们烧制丹药所蒸腾的雾汽凝结而成的,只要吸上几口,肺就会变成黑铜的颜色。
后来,我父亲赦免了他们的罪,将他们举族迁徙到南荒最膏腴肥沃的土地,六百年不加赋税,还取了氐人族的公主,我的娘亲,作为他最后一个姬妾。
“你娘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,她的头发,金灿灿得就像夏日清晨的第一道阳光。”父亲常常抱着我坐在高塔上,抚摩着我的头发,出神地望着远处连绵碧翠的青丘山,那是他初次遇见我娘的地方。
我从没见过我娘,哪怕是在肖像画上。我只能在父亲的追述中想象,她金黄的长发,冰雪似的肌肤,甜美如花的笑容,还有那双氐人族少有的奔跑如飞的修长的腿……
那时我总照着铜镜,懊恼地望着镜子里那苍白瘦弱、黑发缭乱的女孩,心想,如果我有我娘十分之一那么美,那该有多好,那就会有如父亲一般伟岸的男人爱上我,保护我,当我死后,他也会永远这般想着我,念着我。
然而,即便是最疼爱我的父亲,也不得不承认我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娘亲,除了这双眼睛,这双湛蓝得如同夏日晴空的眼睛。父亲说,当我仰起头凝望天空时,就像整片蓝天倒映在我的眼睛里。
许多年后,当我坐在那长草摇曳的山头,独自仰望着春末的蓝天,你颤栗着捧住我的脸,吻在我的眉眼之间,你说我的眼睛里倒映着遥远而又明净的北极,让你疼痛而无法呼吸。我挚爱的你呵,因为你刻在石头上的这句话,我爱上了你,再也没有更移。

父亲说,除了这双倒映着蓝天的眼睛,我更像我的姑姑。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做烟石。
在我出生前,她已经疯了,她心里的烈火烧化了心锁,烧化了一切,她忘了自己的名字,忘了自己是谁,却忘不了爱过的男人。当她想起他时,浑身喷薄着冲天火焰,泪水来不及涌出便已蒸腾成烟。所有人都叫她旱魃,因为她到过的地方,连年大旱,寸草不生。
然而父亲没有告诉我,姑姑爱的那个人叫作蚩尤,是你的父亲。他不知道你还活着,他不知道若干年后我会爱上你,他不知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运。
有人说命运是神掌心里的蒲公英,随风而起,随风而落,但我从不相信天上有神灵,如果真有,它一定是最冷血无情的东西。它冷眼俯瞰苍生,恣意地破坏、玩弄着世间一切,它将姑姑烧熔的心锁箍在了我的心上,又让我为你疯魔……
共工,共工,那时对年幼的我来说,这是一个多么陌生的名字呵。在嬷嬷与侍女的睡前故事里,你是一个至为残暴凶恶的怪物。
她们总用你来吓唬我,说你丑怖得如同帝鸿,喜欢吃人的内脏喝人的血,在穷山杀死的人浮满了天池;说你学会了“三天子心法”,曾用“无形刀”打败了烛老妖,就连我父亲也险些不是对手;说你至今还沉睡在北海冰冷的海底,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苏醒,掀起腥风血雨……
她们说得越可怕,我就对你越好奇。
那时距离轩辕黄帝颁布的“十二国令”期限还有最后七年,再过七年,大荒五族就要正式分封为十二国,各族的人也将真正迁徙融合。期限越近,各族的抵触便越强烈,除了你的彩云军与“共工八大股”叛党,各族里谋逆割据的人也越来越多。到处都在流传着那句谶谣,“山不周,天河决,嫘母无石补天裂。地将缺,共工活,昆仑北海变颜色。”
我假装害怕,心醉神迷地听着嬷嬷们讲述你的事迹,听你如何狂暴地反抗着这个世界,如何杀死那些凌驾于你头上的仇人,踏着他们的尸体,割下他们的头颅,盛满鲜血,撕咬着他们的心脏与肠子……那些血腥恐怖的故事,那个夸张变形的你,让我如此着迷。
你是父亲的敌人,却成了我梦里的英雄。我常常梦见你如天神降临,从我兄弟的手中救了我,他们簌簌发抖地跪倒在你的脚下,乞求我的原谅。我挚爱的你呵,或许早在我遇见你之前,在我年幼可笑的梦里,我就已经爱上了你。
十岁那年,大荒的局势越来越动荡,父亲常常要前往昆仑轩辕台,辅助嫘母处理国事,一去就是两三个月。我只能一个人住在赤炎宫的高塔上,倚着阑干,百无聊赖地数着窗外瞬息万变的白云。
我居住的高塔叫做“沉鱼塔”,是父亲为了纪念娘亲而修建的。矗立在赤炎宫西南侧的山丘上,高达百尺,通体由火山石构建而成,雄伟坚固,就像一条赤龙盘卷着云霞冲天飞起,壮丽无比。从顶楼的窗口伸出手,就能抓住翻腾的白云,晴朗的夏夜,甚至能摸触到漫天璀璨的星辰。
朝南眺望,那连绵不绝的碧绿群山,就是父母初次相逢的青丘山。在青丘山与沉鱼塔之间,是一片蔚蓝的湖。娘亲就沉埋在湖底,据说月圆的晚上,当湖面雾气缭绕,就能看见她的身影。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。
东边是绵延雄丽的赤炎宫城,我的兄弟与姐姐们就住在那里。日落之后,灯火辉煌,通宵达旦,时不时地传来丝竹乐曲与喧声笑语,和漆黑冷清的沉鱼塔有如云泥。
儿时,我常常倚在朝东的窗口,着迷地窥视着那个迷宫般的世界,想象着宫里的生活,想象着如果娘亲还活着,如果我能奔跑,如果兄弟姐妹们都如爱手足一样地爱我……后来,我再也不朝东边看了。
我知道那个世界永远也不会属于我。我只属于这座高塔,属于塔顶的白云,属于那些和我一样寂寞的星辰。
尤其雨季来临时,东南方的窗外乌云滚滚,闪电飞舞,我心惊胆战地蜷缩在床上,看着暴雨夹着冰雹,摧枯拉朽地撞击着水晶窗,狂风咆哮着摇撼高塔……越发明白,我只是一只困在笼中的囚鸟,和我终身相伴的,只有这森冷刻骨的恐惧与孤独。
从那时起,我再也不眺望东边与南方了。我成天倚着朝西的窗子,遥望着远远的雪山,想象着比那雪山更遥远的昆仑,想象着父亲就在其中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巅上,就在庄严肃穆的轩辕宫里,和五族的长老商议着国事,想象着此时他想起了我,正抬头朝我微笑凝视。
再后来,我迷恋上了朝北的窗子。
除了那颗灿灿闪亮、无论何时都对我不离不弃、永恒相伴的北极星,还因为你,我未曾相遇的挚爱的你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见过你,却仿佛早已了解你,成了你的知己。我仿佛明白你的愤怒,你的痛苦,你桀骜狂暴下潜藏的脆弱与孤独。
每次想到在那北极星的下方,在那冰冷幽黑的遥远北海,沉睡着一个和我一样举世遗弃的人,我就觉得温暖了许多,即使在最狂暴的雷雨之夜,也不再感到锥心的恐惧。
就这样,我一个人住在沉鱼塔里,看着日升日落,月圆月缺,看着白云聚散离合,风雨倏来倏往,转眼又过了四年时光。
铜镜里的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苍白瘦弱的小女孩了,而成了一个长发垂至脚踝的少女,双腿也变得修长笔直。但我的双脚却依然不能行走,即使是扶墙吃力地移动,每一步,都仿佛踩在刀尖上,疼得锥心彻骨,泪水交涌。
看着远处山野上跳跃飞奔的鹿群,看着窗外欢鸣回旋的候鸟,我总是又羡慕又惆怅。如果我能光着脚,在长草摇曳的山野恣意狂奔,哪怕仅仅一天,就算少活十年、二十年,我也心甘情愿。
只有当我探出窗外,眯起双眼,漆墨般的长发在风中翻飞飘舞,才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青鸟,乘风高上,自由飞翔。许多次,我真想张开双臂,闭上眼睛,不顾一切地跃出那高高的塔顶,感受飞鸟般的自在与快乐,即便瞬间之后坠落山底,化作春泥。
或许是那我从不相信的神灵听到了我的祈愿,十四岁那年的春天,改变我命运的青鸟终于飞过了窗前。

我发现一个秘密。

如果你在压力很大的时候,那就在睡觉前关上灯,放空大脑什么都不要想。

试着给黑夜一个微笑,这个微笑叫做期待。

早上醒来,不要先睁开眼睛。

先努力再给自己一个微笑,这个微笑叫做希望。

每天如此反复坚持,心情会变好,心态亦如是。


畅想未来

昨天一个大学玩的最好的朋友问我:‘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未来?’

我想也没想就回答她,当然想过。

大学毕业前那会我想的是去乌镇找份工作,然后周末或者晚上下班的时候可以去那散散步,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

可当时愚蠢的我,将乌镇当做了义乌古镇,当学校有工作介绍来义乌的时候我义无反顾的来到了义乌,并满怀着希望,对未来憧憬。可当我得知我弄错了之后我有想过后退,但这边小镇上人的温暖让我重燃起希望。

我想,就这样吧,好好学点东西,我想在五年内攒点钱,给我家老赵在县城开一个服装店,里面卖的都是她喜欢的衣服。

然后30岁前交个男朋友,30岁结婚,突然发现这个以前抗拒提及的事情现在时常被父母挂在嘴边,已经不在坚持以前所想了。

35岁左右开一家小公司,坚持到50岁,不论成功与否,总归是要试一下的。

50岁退休,我要开始挥霍我所积累的一半资金去周游世界,其实所谓的周游世界并不是去到世界的各个角落,而是先去自己想去的国家。然后发现有想去的地方,一个背包,一张机票,说走就走。

60岁了,可能走不动了,用余下的一半开一家咖啡和茶的饮品店,装修的古色古香,偶尔邀上三五个好友,喝着茶一聊一个下午。

从今以后,我只想做一个,于生活充满热情,于公作果断高效。努力做一个温婉尔雅的善良女子。


想回到那些个夏天,跟着表哥闺蜜农田里躲猫猫,钓龙虾,网鱼,捕蝉,爬树,那些时日活脱脱像只猴子,性别不辨。现在虽不在乎别人的言论,但总会提醒自己已长大成人,不可玩闹调皮失了体态。

偶尔感叹,到底是这社会的好榜样的标准使我失去了本真,只能在熟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真性情。

现在还好,不免担心以后的自己在社会这个大染缸里,失去了自我,变得事故,带着面具活半辈子。

现在的自己虽是在熟人面前随性而为,每天一个人不好不坏刚刚好,只愿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忘初心。
于人,真诚以待。
行事,稳重果断。
集物,自给自足,贪多必失。
谨记!

其实你给我买的东西,除了那个水瓶,我都没有丢,都还留着,当时想的是扔了太可惜了。

但是我现在有些后悔,当初应该把它们扔了,不然就不会到现在还一直怀念几年前那段单纯而又青涩的学生时代。

不是没想过找你,只是不知道以什么理由,你找我我也会觉得尴尬,以什么身份见你呢?

这几年里,身边的朋友问起我感情问题,我就会想到你,当初的自己太过理性,也太过懵懂。

现在想起那时的自己,真是可爱,怀念。

现在的我们已是社会人士,思想观念有所转变,我想,感情也变了,没有以前那么单纯了吧,而且思想上,可能有了更多的分歧。

所以,我很纠结,再想你也不会找你,我的自尊心不允许,也不想打扰你,不想再次伤害你。

当初对你的伤害,对不起,我希望你好好的。

我也相信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。

唯一爱过,珍重!